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人工航天 >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 >
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
2020-06-27 / 人工航天 / 210浏览量 /评论数 24

在伦敦Covent Garden看毕《丹麦女孩》(The Danish Girl),甫出影院,一众友人即议论纷纷。

「那个老婆Gerda的爱伟大到不可思议!」
「是爱吗?还是沉溺而已?老公Einar变了女人Lili,已不是她所爱的那个人了!」
「我分不清究竟Lili还是Gerda才是主角!」

我静默地忍着一眶眼泪,发了个短讯︰「我看了《丹麦女孩》,不停问自己,他日你变了女人,我还会爱你吗?」
他覆了一句︰「傻瓜 >3<」

变了性,可以爱。变了心的,还可以爱吗?Gerda Wegener为我提供了答案。

在哥本哈根短短三日,竟让我碰上了史上最大型的Gerda Wegener画展。

从哥本哈根中央车站出发,只需25分钟就到达Ishøj站,再坐10分钟UBER,就到达方舟现代美术馆(Arken Museum of Modern Art)。「方舟」此名,改得没错,四周人迹罕至,美术馆旁就是汪洋大海。

一进展覧厅,电影里的画面逐一涌现,当日在影院中的激动和纠结再度涌上心头。戏里出现过的画乍全不是虚构,一幅又一幅真迹就在眼前!

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 Gerda Wegener画作,照片由作者提供

1904年,Gerda与风景画家Einar Wegener结婚。1930年,Gerda支持丈夫Lili Elbe接受变性手术,成为史上最早变性人之一。

Gerda的作品大多以女性为主题,内容大胆前卫,笔下的女子个个妩媚、高贵、独立。早在1920年代,Gerda已高举女性独立旗帜。其中一幅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,1927年面世,名为“Girl and Pug in an Automobile”。Gerda 以装饰艺术风格(Art Deco),描绘一名女子驾着闪亮红色跑车风驰电掣,飘逸的外衣,说明跑车的马力远超背景中那两头真马。而此女子更是非一般女子,她是一位Garçonne。

Garçonne一词由法国作家J.-K. Huysmans于1880年发明,意指那些束短髮、穿男装、妆容突出的女性。这位Gerda笔下的Garçonne不但打扮入时,且自由驾车,前往自己想去的目的地,乘客座上陪伴她的不是一位男士,而是一头可爱八哥犬。

在自由的艺术国度里,Lili 和Gerda有自己的小天地,Lili活出她的女性身份,而Gerda则用画笔尽情发挥。Lili是Gerda最喜爱的模特儿,不少作品都是Lili的肖像画。画中的Lili形像百变,千娇百媚,意态撩人,坦白说跟展览馆中Lili的巨型实照颇有出入,戏中Eddie Redmayne的造型甚至比真实的Lili还要美丽。

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 Gerda Wegener 画作,照片由作者提供。

但从Lili的肖像画中,观赏者确能真切感受到Gerda对Lili的爱意,欣赏之情尽显笔下。没有爱,根本不能看到Lili的美;没有爱,根本不能支持爱人的一切选择和决定,哪怕外人认为那些是自私和不负责任的决定。

Gerda在几幅作品中,描绘了她跟Lili共处的快乐时光。她们会互穿大家的衣服,又会一起到巴黎游乐园The Magic City,出席一年一度的同志化妆舞会。直至1935年,这个化妆舞会一直是LGBT界盛事,亦是他们的心灵避难所。因此,坊间有传Gerda有女同志倾向。

1925年,Gerda为色情书籍《The Amusement of Eros》,创作了一套12幅的插画,以幽默但高贵的画风,绘出两女之间的鱼水之欢。

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
Gerda Wegener 插画。Image Credit: Stapleton Collection / Corbis / 达志影像
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美术馆 看到「丹麦女孩」的真身
Gerda Wegener 插画。Image Credit: Stapleton Collection / Corbis / 达志影像

1930年,Lili在法律上正式成为女人,获发新护照,且不再与Gerda同居。由于Einar不再存在,所以无法与Gerda离婚,丹麦国王遂特别颁令终止二人婚姻,Einar/Lili与Gerda和平分手。

Lili后来爱上了艺术品商人Claude Lejeune.,更希望与他共谐连理。1931年,Lili为求怀孕,接受子宫移植手术,三个月后因器官排斥,与世长辞。死前几天,她给家人写了一封信:「我知死亡将之,昨晚我梦见妈妈,她握着我的手臂叫了我Lili,爸爸也在场。」

1931年,Gerda改嫁意大利空军军官Fernando Porta,移居摩洛哥,但仍保留Einar的姓氏,在往后的作品里,自称为Gerda Wegener Porta。惜新夫耗尽她的积蓄,二人1936年离婚,Gerda于1940年在贫苦中去世。

无论Einar/Lili怎变,Gerda都爱,只是爱的方式不一样了。

一行禅师在着作《How to love》里,分享了爱的定义——“Understanding is love’s other name. If you don’t understand, you can’t love.”。禅师提醒我们,只有令人快乐的动机并不够,因为人人对快乐的定义截然不同。要令你的爱人快乐就要明白他们的需要、痛苦、和愿望,而非自以为是地假设自知怎样做就能令爱人快乐。

“One of the greatest gifts we can offer people is non-attachment and non-fear.”

Gerda明白成为真女人是Einar的毕生愿望,只有这样Einar才会得到快乐。超越执着、超越恐惧,她放开Einar,成就了Lili。

Gerda做到了,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