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商务各类 >在哪个国家当兵吃得最好? >
在哪个国家当兵吃得最好?
2020-06-27 / 商务各类 / 363浏览量 /评论数 21

极端组织「伊斯兰国」(IS)在搞得整个中东七上八下以后,这两天美国情报组织又发出迄今最强烈的警告:IS可能还要跑来袭击大海另一边的美利坚!当然主要以在美国本土招募入会者的方式,否则跋山涉水一趟,辛苦不说,口粮是个大问题。

向来对吃香的喝辣的抱有无上追求的壹读君不禁陷入深深的思考:大兵们的口粮到底好不好吃呢?各国军粮的味道是不是和本国各自菜系的口碑一致呢?今天,壹读君(微信号:yiduiread)就来说说各国之间在军队料理上的比赛。

值班壹读君 | 胡佳恆

英军口粮有下午茶模式,韩军吃泡菜,战斗民族喝红茶

各国大兵携带的战斗口粮,无外乎两种强烈口味甜——咸。甜是为了尽量多地提供卡路里,偏咸是考虑到士兵作战过程中流汗,需要补充盐分。

但各国的战斗口粮,又有明显的不同口味。

比如你能从德军战斗口粮中吃出各种香肠:鹹肉香肠、啤酒香肠、香肠泥……而且,还能从一个略带甜味的汤汁罐头中吃到牛肉和猪肉的组合;

英军战斗口粮当中,唯一能让人一边倒点赞的,是它的水果味饼——一个喝下午茶的国家,做好甜点也是有传统的;

义大利军队战斗口粮的招牌菜是橄榄油浸清花鱼,这与一个地中海浪漫国家的名声相称。更相称的细节还在于,他们的早餐包里还附了3根两头削得跟铅笔一样细的……牙籤,还有,牙刷。

至于韩国军队,如你想见,战斗口粮中分别有泡菜一号、二号、三号,而且是泡菜配咖喱。

另一方面,也不得不承认,某些现在不为人知的军队传统,也是通过战斗口粮才遗存了下来。

最典型的是俄罗斯军队的战斗口粮。他们的菜单中没有咖啡,但坚持将红茶列入,原因也是历史上有过教训——1877年俄土战争期间寒潮来袭,冻伤在俄军中蔓延,但是喜欢喝茶的士兵冻伤和患病的很少。于是从1886年开始,俄军正式把茶叶列为军用食品,定量供给士兵,战时每人每天可达6克。

到了苏俄国内战争期间,就算经济困难,也动摇不了红茶成为军需供应的地位。需要注意的是,现在所谓的俄军红茶,主要是一块由牛奶、黄油、食盐、糖和茶叶合成的茶砖,几乎等同奶茶,热量很高。

美军口粮得边吃边扔:太难吃了

饿死人的情况也发生在独立战争时期的美军身上,所以至今在口粮配备上,吃饱的优先顺序远远大于口味。这也带来一个负面后果: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战斗口粮,其实出了名地不怎幺好吃。

连美军自己都这幺说。

海湾战争期间,美军士兵把MRE(Meal,Ready-to-EatIndividual,个人即时口粮)称为「敌人不要的饭菜」。在索马利亚,MRE又被称为「衣索比亚人扔掉的饭菜」。

「觉得味道怎幺样?」

「嗯,还算可以接受吧。」

这种垃圾你们居然也可以忍受……」

这段对话发生在一位美军士兵和一位中国军事记者之间。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《跟着美军上战场》一书曾披露,中国记者在伊拉克战场跟随採访美军101空降师时,有美军士兵邀请中国记者尝了一口MRE口粮,于是有了以上场景。中国记者后来在书中写道:「一袋3斤重的口粮,我们也就吃了其中半斤左右的东西,剩下的全部扔掉了,因为实在难以下咽。」

后来MRE在美军当中有了另一种解释,即Meal Rejected-to-eat Everyone(没人愿吃的食物)。

平心而论,美军战斗口粮拼的是功能性,所以一方面他们在口粮开发上遥遥领先,饭菜加水自热(韩军以及日本自卫队也都採用了这项技术)、把食物封装进医疗行业常用的软包装等,都是美军第一个做到;另一方面,也推出了许多类型的战斗口粮,比如远程巡逻口粮——体积只有普通口粮的一半;突击口粮——可以边走边吃;长寿战斗口粮,储存年限长达十年……

俄军口粮散发浓浓的雄性味道

相比之下,俄罗斯军队的战斗口粮,拼的就很简单:高脂肪。

有日本网友试吃俄军某型战斗口粮之后,发现俄罗斯人似乎根本不重视卖相这回事。蒸牛肉罐头一打开,表面就凝固着一层脂肪;「斯拉夫牛肉粥」罐头一加热,密实程度堪比牛肉饭,上面也是厚厚的脂肪;从「胜利者猪肉香肠」罐头中片出一些香肠泥涂抹到饼乾上,刀尖上满满的都是脂肪。

好在试吃评价还不错。「虽然有些粗野,但绝不吝啬」。日本网友认为,同样是猪肉香肠,德军香肠的感觉有点女性化,俄军的虽然简单,但是掺杂了更多的雄性味道。

在战场上,俄军战斗口粮也比美军的更有市场。媒体报道说,科索沃战争期间,美军士兵会想办法搞到俄军战斗口粮。

法国菜好吃,法军口粮也蛮有腔调

想必你也意识到了,还有一支军队的战斗口粮一直没露面,那就是法军。

先看看这道菜单:鲑鱼肉排加时令蔬菜杂烩饭、咸饼乾(分原味和巧克力两种)、速溶咖啡(两种任选)、热可可。首先,这是法军的「战斗口粮」;其次,这是法军Ration2号战斗口粮当中的「早饭」。

再来看晚饭。主菜:黑胡椒味土豆胡萝蔔炖羊肉;点心:啤酒味巧克力、咸饼乾;饮品:牛奶、咖啡。

在这一系列的其他战斗口粮中,甚至还有罐装葡萄酒。而且,所有的餐食加热,都是用看起来比较危险、但更能唤醒食物味道的明火,而不是美军那种无烟加热。

所以看起来,法军战斗口粮拼的就是法式腔调。

1991年海湾战争时期,多国部队获得了一个绝好的国际交流机会,交流对象自然也包括战斗口粮。美国大兵尝过法国人的吃食之后,就搞起了食品黑市。美国兵通常要拿三箱MRE才能从法国人那里换一箱Ration回去改善伙食。战后,美国军事记者将Ration列为「打败萨达姆的十佳武器」之一,因为它「有效鼓舞了联军将士的肚皮」。